所有站点
长沙武汉岳阳天津南昌
重庆株洲昆明福州济南
怀化成都杭州湘潭南京
萍乡上海广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2

福州

[当前站点]

热门:金山大道  中亭街  学生街  东街口  宝龙城市广场
0591-85689109

福州搜门面网 > 新闻动态 > 名流“赢”商 > 晨报周刊专访搜门面网CEO:你永远也说不准,下一个风险在哪

晨报周刊专访搜门面网CEO:你永远也说不准,下一个风险在哪

来源:搜门面网   版权:搜门面网 时间:2012-2-3

10年前,邵宣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江西农村伢子,对于未来的发展充满迷茫。 经过几年不同工作的积累,2007年,他成立搜门面网,单纯的想法是方便自己40岁前买到合适的商铺来养老。

不过,随着资本运作和和主动参与项目投资,他已经不自觉地进入风险投资市场, 从被动到主动,他说,“风险投资离我们并不遥远,要么你成为风投青睐者,要么你主动投资别人。” 

 

 

创业者玩风险投资,天堂与地狱只有一线之隔
文/陈显灿 刘娅(实习生)
        7月25日下午,邵宣刚和朋友结束了一场投融资谈判,就赶往星巴克接受我的采访。
35岁的邵宣说,这是他第一次来星巴克。他穿着蓝白相间短袖,黑色牛仔裤,脚上踩着酱色拖鞋,银色镜框眼镜下,有一张咖啡色的脸。
        在最角落里坐定后,周围的嘈杂声一直没有停下来,习惯去茶馆的邵宣瞅瞅周边的年轻人说,“看起来这地也不太安静。”吧台和坐位都较高,他的脚虽然搁在踏板上,拖鞋仍忍不住往下坠。
       “他们代表了长沙年轻人的消费力,所以我更想拿下步行街路口那块商业了。”听说了星巴克在长沙开业创下的销售记录,尽管被嘈杂声干扰,邵宣仍不忘研究商机,然后对我说,“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谈。”
       “事实上已经开始了。”采访本上已经留下了一个穿着拖鞋的CEO素描。
 
“合伙人撤资后,我最怕每月15号”
        决定成立搜门面网的时候,邵宣说,自己是有一点私心的,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在40岁的时候安然养老,创办门面网站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买几个门面用来出租养老。
        于是,他在2006年的时候,围绕“门面”注册了12个不同的域名。
        2007年7月,他投入5万元,并邀请两位好友各投5万元入伙。
        之所以拉入合伙人,并不是缺少那10万元资金,而是有合伙人入股,做事的时候能有更多人提供帮助,这是邵宣当时创业的简单逻辑。
        他直到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一种风险投资的融资模式,用股权回报获得融资,更重要的是能得到投资人真心帮助,他很不经意地闯入了风投领域。
        但那时候,邵宣把风投看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秘领域,只是一个在电视里看看某些大笔热钱持有者们的投资故事。
        两杯冰沙摩卡咖啡送来后,邵宣深吸一口,说,直到现在,他依然很感谢当时能掏钱帮助他的朋友们。“风险投资并不神秘,要么你成为风投青睐者,要么你主动投资别人。”
      “放到现在,当初的朋友们再来投资入股,我可能会直接拒绝,融资不仅仅只是获得资金注入,还需要能胜任公司这个阶段的需求,你可以不直接打理公司,但是你能在其他方面帮助公司成长,这一定是一个双向选择。”
        刚开始,他不懂房地产,也不懂互联网,单纯只是看到长沙还没有一个专门针对门面的网站。尽管注册了网站,但刚开始只做搜门面DM单,一共两页铜版纸,合伙人之所以愿意加入,正是看中他以前在广告公司为媒体做过这类平面广告的经验。
        仅仅只是两张广告纸,但涉及到采编、印刷、发行和人力成本,邵宣很快入不敷出,合伙人看不到发展前景,纷纷撤资退出,这时公司开业不过两个月。
他只能一个人挺着,他说,这个时候过得很郁闷,也很辛苦,“我最怕每个月的15号,因为这一天,要给7、8名员工发工资。”
        他自己没有拿一分钱,坚持下去,只是等待一个机会,面对家人和朋友的反对,他最后向妻子保证,“只要还没到卖房卖车的地步,就还有余地继续坚持下去。”
        没有合作伙伴共同融资,平摊风险,他需要通过其他办法为自己融资。对于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谁愿意出资赞助?
 
依附杂志的版权被收回,主动出击收获风险投资第一桶金
        对于一个既不懂房地产、又不懂互联网的搜门面网CEO来说,邵宣用融资的方式分解了部分风险,当合伙人撤资以后,他靠着免费的版面“曲线救国”。
        他发现一家杂志有一个分类广告版面,当时这个版面是不收广告费的,等于是一个消费免费刊登的平台,对于杂志社来说,还得耗费人力成本来编辑。邵宣找到这家杂志社老总,希望自己来运营这个版面,为杂志社省掉人力成本,同时将这个版块做活。
        这一次合作,邵宣没有融资一分钱,但是他带回了一个免费的杂志版面。另一方面,他启动了网站平台,对于他的业务员来说,任何前来刊载门面广告信息的客户,还可以免费获得在这家杂志刊登的机会,营销有了转机。
        靠着融资带来的免费版面,半年内,邵宣的网站开始有了一定起色,便在2008年有了一定收益,搜门面网起死回生。
        但半年后,这家杂志看到了版面运营有可能带来的广告收益,收回了版面运营权。
        留给邵宣的,依旧是一个刚刚扎入房地产互联网的一个新军。
        相比较搜狐焦点网、新浪乐居、好房子网等各种专业房产网站,搜门面网的缺点是房产领域更局限,不过邵宣把这也当做唯一优势,因为只有他的网站对门面投资更针对性。
        2008年下半年,没有合伙人,没有其他媒体版面回报。邵宣参与了一个门面商铺整体运营项目,第一次成为了风险投资客。
        当时南二环附近有一个4000平米临街商铺,开发商租售开展缓慢,单个商铺外租不利于后期管理;如果整体运营,需要整体招商,并事先进行装修投入,然后才能招租,开发商无力经营。
        有投资者以10万元月租的保底回报方式拿下了这4000平米商铺,在规定时期开始,20年内每月回报10万元给开发商,整体招商与规划转交投资者,20年后开发商再收回所有运营产权。
        随后投资者预交10万元月租,找到数个合伙人,合伙人共同出资90万元入股,并给予这些合伙人共30%的股权,邵宣就是这批合伙人之一。
        邵宣撑开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在咖啡杯前比划着,企图用咖啡的水平线的变化来比作股权份额。“投资人用10万元独自占有了70%股份,入伙人出了90万才占30%的股份,但是大家都愿意进入,因为投资人承担了最大风险,而每个入伙人都能在各自领域里发挥作用。”
        邵宣的介入,是因为合伙人看中了搜门面网在门面宣传和投资出租上的优势,出资只有7万的他,却获得了7.5%的股份,“这在入股人中已经算很高回报了。”
        成为主动风险投资客以后,邵宣与入股者一起为这4000平米商铺献计献策,100万元运作成本并不高,最后依靠招标装修公司的方式,一边先装修后付费,一边以母婴主题招商,并很快以1000万元/年出租了所有商铺。
        完成招租以后,开放商120万每年的租金和装修费都有了着落,邵宣和所有投资者开始获得了利润分成回报。
        这是邵宣主动参与风险投资获得的第一桶金,但是这件事对他感受最深的是,“10万元到100万,再到1000万,那位整体运营者用10万元就玩转了风险投资,成为了高额回报的二房东。”
 
“我正在寻找投资和被别人投资,风险投资在意成长型行业,更在意‘人’”
        这次投资成功以后,邵宣开始参与商业地产的风险投资,同样,也有不少以前的朋友向他投资。
从当初怀有小小私心,“只想买几个门面养老”的想法,到现在希望向全国各个省份开设分站。目前,他的网站已经在4个省市开办了5家分公司。
        说起跨省经营网站,邵宣说得最多的依然是风险投资,“其实投资的是人,而不是行业。”
        在其他城市创办搜门面网,绝大部分资金由总部支出,邵宣会找一个合伙人担当这个城市的运营者,这个合伙人出资很少,但持有大量股份,不仅获得在城市创业资本和推广模式,持有大部分股权,公司一旦盈利,甚至比邵宣分得更高的分红。
        如果在全国铺开,他算了一下,估计总投入需要1000万元。正在为融资奔跑的邵宣,却经常会拒绝一些朋友的入资要求。
       “入资者同样需要选择人,选择能主动带来帮助的投资者,扩张全国的盘子太大,我未来的规划是谋求上市,希望的是能操盘上市的大投资家,他们能提供上市经验,甚至是人才需求。”
        正在寻找投资和被人投资的邵宣并没有急于求成,7月7日,他以创业者身份参加了清华大学第四届创业者训练营,在这样的课堂上,没有太多发言的机会,于是他抓住了课间休息的时间主动登台演讲。他只是希望,“让风险投资者认识你,比了解你的产品更为直接。”
        持有资金者除了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有部分持有热钱的风险投家。问商业银行要钱,在目前银行提高准备金率缩紧银根的情况下,普通企业很难获得商业银行青睐。这条道路,从一开始就向邵宣关上了门。
        国内市场对于中小企业寻求民间借贷流传这样一句话,“不借等死,借了找死。”中小企业难以偿还高额利息。而风险投资者不同于银行与民间借贷机构的是,“能主动帮助企业发展。”
        在资本市场发达的温州,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随着房地产住宅市场的限制,“市场热钱估计有8000-10000亿资金,”大笔资金等待着投资,但同样在那里,另一个现象是,“约20%的中小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一方面是“钱荒”,另一方面是“热钱”,这样的矛盾一直在中国市场中愈演愈烈。
邵宣在寻找被人投资机会的同时,同样在寻找自己的二级投资对象,他将投资风险巧妙地分摊到上下两级的大投资者和旗下的被投资人身上,公司的发展也同样获得了上下两级人脉的支持。
 
        冰沙摩卡咖啡已经喝完,谈话暂时告一段落。
        穿过商场抵达地下三层停车场的路上,他一直在比划商铺的布局,甚至是商场道路瓷砖的宽度,然后告诉我,这而是2米,那儿超过了2米。商铺之间的路面能保证至少4个人并肩走路。
走到成熟商场,他都不忘进行调查了解,因为这些都关系着接下来他参与的风险投资商铺,这一次,他将成为主要牵线人,面对的,不是4000平米,而是更大更接近商业中心的6000平米商铺。
 
 
对话
  • 《晨报周刊》: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参与风投,这跟他选择的行业有关吧?
  • 邵宣:是的,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做什么行业并不重要,如果你有钱可以去参与投资其他行业,你也许并不是熟悉,但你看中管理者的水平和行业前景。如果你需要获得融资需求,你需要真诚打动他。
 
  • 《晨报周刊》:如何真诚打动他,像你一样出资,但大额分红却给了你分公司的负责人?
  • 邵宣:承诺回报多少并不能打动别人,公司破产也许什么都没有了。在创业初始阶段,你需要让合伙人看到发展希望,只有公司发展了,那些分红才能兑现。有时候,为了保险,也许你不得不为他们的随时退出能获得各自投入本金。
  • 《晨报周刊》:主动参与风险投资的回报方式是怎样?
  • 邵宣:一般有两种,入股分红,另一种方式是上市套现。后一种情况一般是大投资机构,他们的观点是,如果投资50家企业,但有一家上市成功了,那这次投资就是值得的。
  • 《晨报周刊》:如果投资以后想中途退出怎么办?
  • 邵宣: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更大的投资者来代替你。
  • 《晨报周刊》:我查了一下,风险投资的英文直译其实是创业投资,他的最大风险在哪里?
  • 邵宣:最大的风险是你永远也说不准风险在哪里,可能是合伙人,可能是企业经营,也可能是资产管理。所以,看人很重要。他是否全心帮助你,他的历史业绩,还有个人诚信。也许诚信是目前最难查询的。
  • 《晨报周刊》:你认为风投者该有怎样的修养,你的未来规划是?
  • 邵宣:尊严和自由,这是麦格里资本有限公司主席翟隽的话,我很认同。公司依然会扩张发展,但我的重点将放在风险投资市场,同时,在今年8月启动搜门面网公益基金,拿出部分资金服务贫困大学生,设立大学生助学奖金。
  • 《晨报周刊》:从你的风投故事和经历中,人脉关系起到了很重要作用?
  • 邵宣:这并不是中国特色。如果你的舅舅有1000万元,但是你从来没有去联系过他,当你突然需要融资需求的时候,也许他连10万也不会借给你。推销你的产品和公司,先要推销你自己。
 
 (摘自晨报周刊 2011.08.03第181期 B刊 28-29页)

分享到:

 

展开